您所在的位置: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» 资讯 » 亚健康 » 压力 杂技学校4名学生来成都演出,“压力太大”集体出走5天,已全部找回

杂技学校4名学生来成都演出,“压力太大”集体出走5天,已全部找回

  来源:楚天都市 有161人浏览 日期:2021-05-08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
分享到:

7日中午1时许,在成都二仙桥派出所,周青琴抱着11岁的儿子张宇豪喜极而泣。至此,从河北来成都演出时集体出走的4名孩子全部被找到。

晚上睡停车场,或者居民楼顶,饿了就去找一点剩饭剩菜……张宇豪的家人表示,因为身上没多少钱,几天来孩子就如此度过,来自三个家庭的4个孩子,集体出走的原因是因为最近受到的“压力比较大”,以后不打算让孩子继续学杂技。

孩子和家长以及志愿者合影

4名孩子出走牵动人心

6日中午,极目新闻记者见到周青琴夫妻,彼时4个孩子已经失联5天,而且一个都还没有找到。失联的除了张宇豪,还有12岁的项雪祥、14岁的陈鑫和15岁的项雪华,都来自贵州省大方县。

周青琴介绍,去年7月,河北一家杂技学校到当地招生,孩子这才入校学习杂技,入学后,不定期的和家里联系。5月3日,她突然接到成都警方的电话,这才知道儿子本月1日就丢了,当晚她就和丈夫以及孩子三叔赶到了成都,孩子是第一次来成都参加演出,她也不知道为何孩子会出走。

周青琴说,家属后来才知道,孩子们是被学校老师从河北带到成都参加演出,就住在成华区华林路的民兴西苑小区,1日晚上,4名孩子一起出了小区,随后分为两组,至今孩子们既没有回小区,也没有和家人联系或者报警求助。3日家属赶到成都后,一直在小区周边寻找,一无所获。孩子身上只有老师给的几十元钱。

6日下午,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,当地大川救援队和蓝天救援队的队员正在协助家属寻找孩子,在当地人的朋友圈里,4个孩子的寻人启事也在广为转发。

大川救援队一位负责人表示,他们几百名队员都转发了寻人启事,此外他们还有多名队员在街头帮助家属寻找孩子。

当地警方告诉周青琴,调看过街头的监控录像后发现,张宇豪和项雪祥两人一组,2日晚上,两人出现在武侯区天府大道附近的交子公园,两人在路上说笑,而且还换过衣服。对于孩子失踪,成都警方很重视,在立案调查。

极目新闻发现,交子公园距离孩子们落脚的小区约20公里距离。6日下午,救援人员和孩子父母一直在交子公园找寻孩子,到周边的商店、大厦调看监控录像,期望找到孩子最后出现的地方。

孩子夜宿街头过了5天

让孩子们来成都的是曹先生,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他开了一家演出公司,由于临近五一,便花钱请了孩子们来成都演出,4月22日,学校相关负责人高先生带队到达成都。5月1日晚上10时30分左右,他看到4个孩子在家中看电视,但次日早上,当他准备叫他们出门演出时,发现4个孩子都不见了。

6日深夜10时40分,极目新闻记者从救援人员和家属处获悉,失联的4名孩子中,已经有两人被找到。被找到的分别是陈鑫、项雪华。当天晚上,他们被民警发现,之后交给家长和杂技学校老师。

据了解,两个孩子是在温江区,相距出走地有40多公里。两人身上只有老师此前给的总共一百元钱,靠着在超市里买水、买面包过日子,晚上就在公园的亭子里睡觉,6日,他们在公园里玩时,被民警发现 。

7日下午,极目新闻记者见到了陈鑫。他说,出走是因为是被曹先生骂了,所以几人才集体出走。至于骂的内容,由于曹先生说话太快,他没听明白。

陈鑫介绍,在杂技学校学习的时候,早上起来要早锻炼,早饭过后,上午要练功,午饭和午休后,下午也要练功,晚上就没什么事了。在学校以及在成都演出时他虽然没被打过,但演出不好会受到惩罚做几百个俯卧撑,俯卧撑可以分几次做。

陈鑫母亲介绍,出走几天后,孩子身上的钱就用完了,就去捡别人剩下的剩菜剩饭吃。

陈鑫还表示,他们分开走,不和家里人联系也是因为怕被人发现,经过这次出走,他还是觉得读书好。

陈鑫的母亲也表示,不打算让孩子继续学杂技了。

出走是因为演出“压力太大”

7日下午,学校高先生的一位亲戚梁先生告诉极目新闻的记者,孩子出走以后,他也赶到成都来帮助寻找,此外河北当地警方也派人来了。孩子们所在的杂技学校很大,条件也很好,学校招收的很多都是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,学生在学校里都是免费吃穿住,学费也是免的。陈鑫的哥哥也在学杂技,现在在他所在马术表演队表演杂技。杂技学校的学生们都是学习一段时间后,然后出去实习表演,然后再回学校学习,如此往复,毕业后再演出才会发工资。孩子家长和学校都签了合同的。

极目新闻记者在一份合同上看到,虽然全部免了孩子在校期间的各种费用,但学员“不得中途退出,或者转入其他团体”,如果违约,学员家长要支付10万元赔偿金。

7日下午1时许,好消息再次传来,张宇豪和项雪祥也被民警找到,带到二仙桥派出所交给家属。

从派出所出来后,周青琴始终抱着儿子,眼中的泪水也变得幸福起来。她表示,找到孩子就万幸了,以后不打算让孩子继续学杂技了。

周宇豪的三叔介绍,孩子是在一处公园附近被警察找到的,这几天孩子晚上就躲在地下车库或者居民楼顶过夜。孩子们觉得在成都受到的“压力太大”,对曹先生的管理也不满,这才集体出走,他们将连夜回贵州去。

杂技学校一位负责人表示,如果家长愿意,学校会与家长协商解除此前双方合同。

警方表示,此后还会对孩子在成都的情况做进一步的调查。

免责声明:
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、企业机构、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,仅供参考。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如果有侵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。
关注51健康生活官方微信账号:“51健康生活”,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,热点产品深度分析!